广告发布联系QQ:2806149615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玲珑发债

股票建仓 股票建仓 12月03日 22:48

近日,台媒《经济日报》援引供应链方面消息称华为已对供应商下达明年3亿台智能手机的出货目标,该纪录将创下历史新高。按早前透露,今年公司智能手机的销售目标为2.5亿台。

而在3亿大单中,鸿海集团拿下了华为明年所有5G手机的代工订单,预期涉及总出货量将超过5000万台。截至目前为止,华为及鸿海集团均未就该消息作出回应。但可以肯定的是,明年是华为赶超三星成为全球最大手机制造商最为关键的一年,华为的确有充分的动机通过5G智能手机生产在智能手机出货量方面实现对三星的最终赶超。

受消息影响,鸿海集团旗下A股上市公司工业富联(SH.601138)昨日开盘后呈现低开高走,并在一度盘中创下今年4月底以来的新高17.11元,市值突破3400亿元。今日公司股价维持震荡,截至收盘报17.09元,涨0.41%,成交8.28亿元,换手率3.023%,最新市值3393.19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八月份至今,公司股价累计已涨27.53%。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

(图源:格隆汇网站)

若传闻的确属实,工业富联母公司鸿海集团真承包下了华为明年所有5G手机订单后,又能给公司带来多大的利好呢?

“华为业务占全年收入比例较小”

郭台铭创立的鸿海精密集团规模庞大,集团在大陆其最出名的子公司莫过于富士康。1988年,鸿海精密进入大陆,并通过子公司富士康完成从大陆沿海的深圳到内地昆山、杭州、个股股票行情实时查询南京等城市的布局,业务范围亦扩大至电脑组装机后期的苹果电脑零部件供应。

经过多年发展,鸿海旗下子公司富士康已成为全球最大电子产品代工商之一,借富士康的生产,“苹果代工”一度贡献鸿海精密近一半的业务。但除富士康外,鸿海精密旗下还有主要生产模具的鸿准精密等公司。

鸿海精密早在1991年就已在中国台湾地区的证券交易所上市,旗下业务便包含了苹果手机的代工业务。至于集团其他品牌的手机代工业务,则在“富智康”(2038.HK)名下在香港联交所上市。

而去年方完成上市的工业富联业务范围总体而言则为剔除有关苹果业务之后的通讯设备代工业务。截至今年三季度,公司第一大股东为中坚公司(即China Galaxy Enterprise),其持有工业富联36.75%的股份,而中坚公司则为鸿海集团的全资附属公司。其余鸿富锦精密工业(深圳)、鸿富锦精密工业(郑州)等公司实际上亦为鸿海集团旗下公司。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

(图源:同花顺iFinD)

具体按业务划分,工业富联业务主要分为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机及工业机器人三大约为板块。其中通讯网络设备中的智能终端设备高精密构件即包含了智能手机终端的高精精密构件。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

(图源:公司业绩报告)

据公司半年报披露,今年上半年其实现收入1705.08 亿元,同比增长7.24%。其中,通讯设备业务、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业务营收分别同比增长1.65%、15.08%及 15.22%。

而按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公司当年的营收中有62.7%由通信网络设备贡献。当中自然亦包含了手机智能终端设备高精密机构件贡献的收入。

按工业富联此前透露,公司网络通信设备主要客户包括(按字母顺序排列)Amazon、Apple、ARRIS、Cisco、Dell、HPE、华为、联想、NetApp及Nokia等全球知名电子行业品牌公司。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

(图源:同花顺)

按此逻辑,工业富联华为生产的手机高精密构件理应在公司营收中占据一定比例才是。但在今年六月份工业富联组织的投资者关系活动上,工业富联总经理郑弘孟被问及当时华为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公司业务是否会受到影响时,表示自身业务、客户多元化,而华为业务原本占全年收入比例“很小”。但即便如此,公司仍会全力支持既有客户的业务发展,“无理由放弃任何一位客户”。

工业富联总经理发言可谓是滴水不漏。一方面,其否认了华为业务会对其业绩造成较大影响;另一方面,在当时华为供应商受压开始向华为停供之时,工业富联却为华为开了一扇门。据内部人士表示,在硬件制造商伟创力就宣布停止与华为的合作后,富士康来自“H品牌”客户正整机及构件产量在5、6月份同比增逾15%。而伟创力去年从华为获得的营收约为25亿美元。

从以上披露来看,富士康极有可能承接了伟创力手上的部分华为手机生产订单。

而在半年之后,鸿海集团再被传获得了明年华为所有5G手机的生产订单。

若此前公司在投资者关系活动上透露属实,则因今年公司来自华为的收入基数较小,明年若的确能获得华为的大订单,相较之下其获得的增量亦或相当可观。但值得一提的是,近日华为前员工被拘事件亦有可能为其明年手机销量造成一定影响。

5G落地,走出代工之困在即?

此前外界一直有指公司之所以会以“工业富联”的名字上市,是想摆脱其代工血汗工厂的印象。但从工业富联目前情况来看,其生产的网络设备及云计算设备仍大部分为替客户代工的产品,该部分产品的专利并不属于工业富联。

至于代表工业互联网发展方向的工业机器人及精密工具业务,按去年年报披露,其比例只占0.13%。

但在今年年内,工业富联的“工业互联化”投入似乎已开始取得成效。

今年第三季,公司实现营收1093.88亿元,同比下降12.44%,但同期公司毛利率为8.40%,同比增加2.99%;净利率4.30%,同比增加19.82%。在费用端,前三季度公司管理费用同比下降22.88%,销售费用下降18.54%,惟研发费用同比增加8.25%。今年上半年,公司研发费用同比亦增长了18.66%。当中,包括5G在内的云网设备及工业互联网研发投入同比增长 49.94%。

公司的持续投入似乎即将迎来收成。天风证券表示,公司明年预期将受益于5G建设+手机换机潮提升的利好。另外,公司在通讯网络设备方面掌握了全球主流厂商,料将受益于行业景气度从基站建设向全通信市场的延伸。而在云服务设备领域,在云计算/5G/AI/IOT/边缘计算推动下,数据流量亦将大幅度增长。中长期而言,公司此前的工业互联网改造将逐步兑现。

另据公司2018年年报披露,去年公司通过工业大数据分析和工业机器人的运用,实现人均营收提升25%,人均净利润提升11%。去年公司新增专利1406项,主要集中在工业互联网智能制造和科技服务领域。

同行业比较而言,工业富联不论毛利率还是净利率亦高出同行公司不少。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

故此,在5G明年全面落地之时,公司此前的投入或有机会全面“开花结果”,并借此一定程度上走出代工低利润之困。但值得留意的是,公司此前在经历一轮股价上涨后,当前估值已稍高于近三年平均水平。目前股价或已计入其短期的成长因素,此时买入仍需谨慎。

传获华为5000万5G手机订单,工业富联能否借此走出代工之困?

(图源:同花顺iFinD)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有传为华为代工生产商之一的鸿海系旗下另一子公司富智康股价自9月18日起,股价至今累计涨幅亦已达34%。但目前公司尚未在公开场合解释华为订单对公司营收贡献,因此较难判断该传闻中的华为5G手机订单对公司利好影响有多大。

相关阅读